估值56亿美元,Fivetran如何从无到有

2021年8月,一个阳光灿烂的夏日,George Fraser正在他位于威斯康星州森林深处的湖畔小屋里想要放松一下,但其实,这位Fivetran的联合创始人兼CEO仍在担心他的工作,以及他和儿时好友Taylor Brown花了九年时间打造的公司。

他们曾有过一个很棒的想法:帮助公司从各种不同的来源处收集数据——无论是推特上的提及,还是信用卡交易——然后把这些数据汇集到像Snowflake或Databricks这样的大数据分析公司。在理想情况下,这些分析公司可以告诉他们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并籍此向企业收费。

George Fraser和Taylor Brown一起通过了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培训,并筹集了大约1.6亿美元的资金。尽管花了无数个小时钻研技术细节,但截至他们在湖畔小屋里度假的时候,这个初创企业仍然没有推出任何一个为大公司设计的产品。

“这一直是多年来我们需要解决的大问题。” George Fraser说。“这是一段需要耗时多年的旅程。”

Fivetran的董事会成员之一,是曾担任Snowflake CEO的Bob Muglia,而他对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略知一二。他回忆说,自己在微软担任部门总裁期间,企业客户被甲骨文抢走了,然后“(微软前CEO)史蒂夫•鲍尔默把我骂得屁滚尿流”。2011年,微软现任CEO Satya Nadella接替了Bob Muglia,后者则花5年时间打造出了Snowflake。但在该公司IPO之前的仅一年半左右,他被扫地出门了。于是他警告George Fraser,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忍不住骂了他们。” Bob Muglia说。“我说,‘该死,你们根本就还没有产品。’”

George Fraser的曾祖父曾在20世纪30年代期间担任芝加哥产权信托公司(Chicago Title and Trust)的总裁,而当坐在一张曾属于曾祖父的桌子后面时,George Frase终于想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且这个方法也足够老派:他要通过收购来获得生存能力。Fivetran的竞争对手HVR位于旧金山,与前者的奥克兰总部仅隔着一个海湾,其在企业交易方面一直领先于Fivetran。George Fraser通过小道消息得知,该公司能以7亿美元的价格被收购,但前提是他能在周末之前安排出价。

这笔交易将为Fivetran带来企业收入,并提供一个可以努力完善的产品。可问题在于,估值12亿美元的Fivetran并没有足够的现金。好在,George Fraser在硅谷有很多粉丝,还有巨大的毅力作为储备。

就像Y Combinator总裁Geoff Ralston所说的:“大多数人在错误的方向上走了几年之后,就会彻底关闭公司,去别的地方发展。”但他把Fivetran视为从Y Combinator毕业的3,800多家初创公司中的“不死小强”之一。“这些人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从不相信自己走进了死胡同。”

周六,George Fraser给五家蓝筹科技投资公司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自己需要融资5.65亿美元来完成这笔交易,其中包括旧金山的Iconiq Capital和纽约的D1 Capital Partners,而在72小时内,所有人就都同意汇钱了。“这有点像魔术师从帽子里变出兔子,我们的业务就这样一下向前飞跃了几年。”

这笔交易将Fivetran的估值提升至56亿美元,但HVR从拥有巨额科技预算的大公司那儿获得的约3,000万美元收入才是真正的回报,因为这让Fivetran比许多同行拥有了更坚实的基础。包括直接竞争对手Airbyte(去年营收不到100万美元,但估值却达到15亿美元)在内的许多公司都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如何节约现金,但George Fraser表示:“我们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我们的市盈率没有那么高,营收还增长了很多。”

Fivetran预计本财年(截至明年1月)的收入为1.89亿美元,是去年的两倍多,捷蓝航空(JetBlue)、Forever 21和鸡肉连锁店Nando 's都已经是它的客户。据《福布斯》估计,这两位联合创始人各自拥有该公司十分之一的股份,身家分别约为5亿美元。作为Fivetran最近三轮融资的主要投资者,a16z的合伙人Martin Casado称,Fivetran在数据抽取方面的市场领先地位“不容置疑”。

所以Fivetran最大的卖点是什么?易用性。Bob Muglia说:“它是这个星球上最容易设置的东西。”不过,这种简单背后隐藏着大量的复杂性。最初,该产品会每天在午夜抽取一次数据,而George Fraser每天都会熬夜监测这些数据的抽取情况。如果有什么东西坏了——在早期,“很多地方都会出问题”——他就会像水管工一样花几个小时修理它。Martin Casado表示:“像George Fraser这样聪明的人会去解决这样平凡的问题,这并不多见。”毕竟,除了创办公司,他还有许多其他成绩,比如获得了匹兹堡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博士学位。

虽然Fivetran手头还有大约2亿美元的现金,看起来足够应付风险投资的寒冬,但George Fraser说,不管市场状况如何,他都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再进行一轮融资;之后,他还计划让Fivetran上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象蓝资本 » 估值56亿美元,Fivetran如何从无到有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