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资本战投已浮盈90%,但却有人抄了他们的底

作为再融资新规后第一家发布锁价定增方案的公司,凯莱英成为定增引入战投的标杆性案例。高瓴资本作为战投虽股份还没拿到但已经浮盈近90%,不料如此战绩突然被人秒杀了,一伙人以更低的价格抄底进入,是谁?

先锁价定增,再限制性股票激励

6月24日,凯莱英披露2020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草案),拟授予的限制性股票数量122.8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531%。

该计划首次授予的激励对象总人数为225人,包括公司公告该计划时在公司任职的高级管理人员、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业务)人员;首次授予的限制性股票的授予价格为117.07元/股。

这价格是此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打5折。这个折一打,直接把股票激励价格打到定增价格以下啦。

 

今年2月,凯莱英(231.00,-1.99%)发布定增预案,高瓴资本拟斥资23.11亿元包揽凯莱英锁价定增的股份,定增价格为123.56元/股。

高瓴资本以战投入股,刺激了凯莱英股价一路上涨,及至凯莱英发布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时,股价已经累计上涨44%,因为是打八折锁价定增,高瓴资本的定增股份虽还没到手,但已经浮盈近90%。

这么高的浮盈,怎么可能抄底?

善用限制性股票激励这个工具就可以。因为限制性股票激励的价格可以按市价打五折、科创板及创业板甚至可以突破5折这个底线——已经有科创板股票激励打出2.5折的新低,什么概念?比如某科创板公司市价10元,股票激励价格可以2.5元授予高管或核心技术人员。

凯莱英此次限制性股票激励,是按5折来定价的。

值得点赞的是,凯莱英没有在发布定增预案引入高瓴资本作为战投之前做此轮股票激励,若那时做,激励价格可低至65元/股。公司掌门人如此安排,从客观看,可谓厚道。也应和了高瓴资本掌门人张磊的那句话:最大的风控是选人,我们不和重小利、玩零和游戏的人合作。

这是金手铐,股份解锁有双重考核

良好的股权激励,有利于增强公司对人才的吸引力,也有利于促进员工与公司“同甘共苦”。那么凯莱英的这把“金手铐”,“铐”住了谁?

据公司公告的《2020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激励对象名单》,被激励对象中,除了刚提名公司副总经理的姜英伟及10名管理人员外,其余214人竟全部为公司核心技术(业务)人员。

据查,姜英伟2020年1月才加盟凯莱英,6月24日提名副总经理,此次限制性股票激励,单人他拿的份额最多。

不过,这些激励股票也不是唾手可得,可谓金手铐:

激励预案显示,限制性股票解锁有业绩门槛:三个解除限售期年度的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不低于25%、50%、75%(以2019年净利润为基数),此外,公司还依据其管理人员绩效/KPI考核管理办法,在每次解除限售节点上,评估员工上一年度的绩效考核结果,并对应A、B、C、D四个档次得出解除限售系数。

 

如果说,行业标杆高瓴资本的带货战投定增是外部强援,那么,凯莱英自身在创新药研究领域的实力以及这股权激励,则构成了强大的内在力量。

凯莱英是干啥的,有多厉害?

据查,凯莱英是一家全球领先的服务于新药研发和生产的CDMO(研发生产外包组织)一站式综合服务商,也是国内目前唯一一家覆盖美国前五大制药公司从临床到商业化CDMO服务的公司。

CDMO行业系制药行业专业化分工的产物。CDMO并非简单的产能转移或服务外包,而是能够为制药公司提供有技术附加值的研发和生产服务,提高研发效率、降低生产成本。

从商业模式上看,CDMO公司不承担创新药研发的风险,但可以分享创新药上市后的增长红利,具有较强技术能力、客户粘性和平台效应的CDMO公司可以保持较好的业绩增长和盈利能力。

一致性评价与MAH制度等政策推动了国内药企需要主动转型,成为了行业环境边际变化的关键拐点与驱动力,CDMO企业不仅提供海外药厂的外包服务,同时将成为满足国内生物医药领域研发的重要助推器,市场空间与研发意愿同时被激发。

高瓴资本战投凯莱英,被认为是捕捉市场政策与行业结构两大环境边际变化共振的典型案例之一。

超级战投的加持,优越的赛道,现在再加上有老板和员工一起利益捆绑,凯莱英的未来,会不会更加英姿勃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象蓝资本 » 高瓴资本战投已浮盈90%,但却有人抄了他们的底

赞 (1)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